首页 > 猎奇 > 正文

环京房价大跌,中介收入剧变:从最高月入三万到兼职跑滴滴谋生 | 返乡手记

时间:2019-02-11 12:15:55        来源:米尔

  文/搜狐号《公司深读》史额黎

  春节前,一篇名为《腰斩后的燕郊楼市:部分新盘每平米涨2000元,报价天天变》的报道成为当时的热门新闻。虽然笔者的家乡位于同属环京区域的廊坊市区,但家乡的房价如何,笔者并没有太多直观感受。

  利用这次返乡的机会,笔者和两位二手房中介聊了聊她们两年来的工作经历。从2016年中廊坊房价起步,到2018年底价格趋于稳定,她们在一个完整的楼市周期里坐了趟过山车,见证了市场的火热与冰封。

  不到8个月,房价翻一倍

  “卖一套房能提成2万,差不多相当于我三四个月的工资。”何菲说,这就是她当初选择进入房地产行业的原因。

  何菲此前在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的某银行做销售保险的合同工,每个月工资在3000~7000元之间,“很不稳定”。2016年9月,她决定辞职创业,与本市一位“从业经历很资深”的人合伙,在家附近开了一间二手房中介门店。

  受益于2015年开始的货币宽松、调控减弱,全国一二线城市在2016年上半年普遍出现房价上涨行情,位于北京东南方向的廊坊亦显露市场回暖的苗头。2016年9月30日北京楼市新政对于首付比例的大幅提高,则让更多的资金流向了这座小城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何菲发现自己的入行时机恰恰踩上了廊坊房价起步的鼓点。那时候,她所在的广阳区西北部片区的二手房房价约为8000元/平米,“就两三个月,(房价)蹭蹭地往上涨”。

  何菲称,当时她接触过的客户中,90%都属于北京来的炒房者,刚需特别少。有位大姐管理着一个炒房群,里面做生意的、当公务员的,各行各业都有。一位跟着过来炒房的大哥,从她的店里买过5套房,却只实地考察过其中的一套。

  该片区的另一位二手房中介孙倩说,这些炒房者通常使用最低的首付比例,首付三四十万元,贷款100多万元,力图将手中的资金发挥最大的杠杆作用。有些工厂老板,为了防止银行审核流水过严造成拒贷,还会借员工名义买房。

  (廊坊的成片住宅区 来源:视觉中国)

  到了2017年2月,廊坊楼市已经严重过热。那段时间,孙倩只要一去上班,就感觉特别心慌,前一天与房主商量好价格的房子,第二天打开电脑就涨了20万元。“不分楼层,不分面积,对我们来说卖房挺容易的。”孙倩说。

  不过,孙倩并没有因此感到兴奋,反而却担心起来:“房主都不愿意卖房子,每个人手里的客户又特别多,整个行业都不太正常。”之后不久,北京、石家庄相继发布严厉的调控政策,她盘算着,廊坊的限购政策应该也要来了。

  何菲清楚地记得,在持续时间很短的高峰期中,该片区的房价最高涨到了2.2~2.3万元/平米。一套起初挂牌价180万元的134平米房子,因为多位购房者争相竞价,最终以280万元成交。

  但这已是市场最后的疯狂。2017年3月21日,廊坊出台调控政策,规定非当地户籍居民家庭限购1套住房且首付比例不低于50%。6月2日,廊坊限购再次加码,新政将非当地户籍居民家庭限购1套住房的门槛,升级为须提供当地3年及以上社保或纳税证明。

  楼市萧条,中介兼职跑滴滴

  对于限购之后的市场,何菲用了“戛然而止”来形容。据她所说,从2017年4月开始,该片区根本没有成交量,房管局的备案信息每天都是空白。在经历两三个月的僵持后,房价才开始进入“跌跌不休”的阶段。

  何菲表示,2018年1月,该片区的房价已经掉到了1.4~1.5万元/平米;2018年7~8月,房价继续下行至1.2~1.3万元/平米,但“以价换量”后,成交量终于得以回升。这段时间,她的门店只成交了两三套房,而限购之前的业绩是一个月卖掉三四套。

  而业主的命运也同小城的房价一样起起落落。何菲刚入行时,曾经接触过一套售价130万元的110平米房子,眼看着它在2017年3月跳着涨到210万元,业主还是不肯放手。2018年11月,这套房子最终以108万元成交,相比巅峰时期的报价几近腰斩。

  炒房团退场后,何菲手中的客户全部换成了本地刚需。这些“很挑剔”的客户一上来就会要求何菲帮忙砍价,但就算她从105万元砍到了100万元,客户还是会说“再等等看吧”,或者让她再带着多看几套房子。

  伴随着房价下行,市场中还出现了关店潮和离职、兼职现象。孙倩所在的公司一度在廊坊开了6家店,现在关了一半。何菲门店两侧的房产经纪公司,也接连倒闭了3家。

  大环境不景气,中介的收入同样大幅下滑。行情好时,何菲门店的员工每月收入在1~3万元之间,但限购之后只能拿到2000元的基本工资。孙倩的几位同事忍受不了长期低底薪、无提成的日子,有人选择转行去卖服装、开小店,也有人在坚守的同时跑起了滴滴。

  如今,这一片区的价格基本稳定在电梯房1.1万元/平米,老房1万元/平米。同样是2016年9月入行的孙倩感慨,自己的从业经历就像“坐过山车”,房价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。只是让她稍感欣慰的是,最近三个月她均有业绩入账。

  原本使用以前积蓄为员工发基本工资的何菲,也开始脱离了亏损的泥沼。2018年6月后,她的门店每个月至少能成交一两套房,目前已经能够维持店里的正常运转。趁着市场出清、行业逐渐规范,何菲还准备再开一家连锁加盟的房产中介店。

  “公司深读”系搜狐财经精心打造的品牌栏目,聚焦公司报道与深度调查报道。若有意接洽搜狐财经转载、采访、爆料等事宜,请发邮件至biznews@sohu-inc.com。一切未经许可的转载均属侵权行为,搜狐财经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  运营编辑:李悫

本文及配图均为玩热点自媒体用户上传,不代表平台观点。

    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